生活中的yank 知识 你一生中有没有发生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危险事情?

你一生中有没有发生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危险事情?

当时的我

现在的我

作者(中)与两位钢铁战友在钢铁厂一角合影(身后为炼铁高炉)

说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确实曾遭遇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事情。回想起来,不寒而栗,终生难忘。

这件危险事情,是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初,与自然灾害有关。请师友们耐心听我诉说事情的简要经过。

1958年9月,我在就读的某县省重点中学升入高三年级时,时逢大跃进和大办钢铁。当时,为了支援钢铁元帅上马,县里要从县中抽调10名高中生学习炼钢铁技术,自愿报名。我毅然响应国家号召报了名并被批准。接着派到马鞍山钢铁公司一铁厂学习。第二年三月学习结束,回到县里,分配到县钢铁厂工作,先当了三个月炉前工,后升为炉长。

当时,钢铁厂匆忙上马,工人居住条件很差,开始住的是毛竹、芦蓆和油毛毡搭的工棚。当我们到钢铁厂工作时,已经有了部分“干打垒”(土墙、毛竹和稻草盖的房子)房屋。1960年5月,我被调到厂部生产技术科当干事(以工代干),从工棚搬进了“干打垒”的房屋。

1960年下半年,开始调整国民经济,小型钢铁企业停办,我们这座钢铁厂下马后,部分厂房改做铸锅厂,生产当时群众急需的烧饭用的铁锅。原钢铁厂大部分工人精简下放,我转到锅厂办公室任秘书。

1961年10月,国庆节刚过,突遭强台风袭击,连续三天大风大雨,引起山洪暴发,4至5日,长江重要支流水阳江,河水暴涨,大水已漫到城区部分街道上。5日下午,距离锅厂东边一公里多的江堤,突然崩溃一百多米。冲溃大堤的洪水以两丈多高的浪头,汹涌地向锅厂袭来,不到半小时,洪水就漫到了厂区。好在是下午两、三点钟,要是在夜里,后果不堪设想。大家慌忙把衣、被等软件往高处搬(那时大多是光棍汉,没有家眷和家具,更没有电器)。

我先赶到办公室把重要文件、档案搬到高处,回头到住处搬衣服、被子时,屋子里进的水已超过我的脚颈子。当时就有人喊:“小冯,屋子进了水,东西不能搬了,快出来。土墙泡了水,房子是要倒的!”当时年轻,没有生活经验,不知道“干打垒”房子没有房架和柱子,屋梁和桁条都是直接架在土墙上的,土墙被水泡松泡浓,整个房子都会塌下来。

我并没在意同事的关心和呼喊,不知道厉害,仍旧淌水进屋搬东西。大约只有3、4分钟,在我抱着被子,提着装衣服的包,赶紧往门口走时,洪水已到我的膝盖下。外面的几位同事大声呼叫我赶快出来。此时,我方知情况十分危急,吓得腿有点发抖,不顾洪水阻力,几步冲出大门。我缓了一口气,同事们松了一口气。然而,就在我冲出大门,走了不到十步时,只听身后“轰”!“哗”两声巨响,整排房子塌了下来。“轰”是土墙倒的声音,“哗”是房子塌下来压出的水声。水浪把我推出六、七米远,使我身子扑倒在水里起不来。同事们淌着水跑过来,把我从水中抱起,都异口同声说“好险呀,好险!”“再晚几秒钟,你就没命了!”有的还半开玩笑地说:“小冯,你只差几秒钟就成了烈士!”

这时候,我整个身体都瘫软了,似乎生了一场大病,躺在床上睡了三天,神情才恢复过来。几秒钟,仅仅几秒钟,我真正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否则,我的人生句号会定格在二十二岁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