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中的yank 知识 《红楼梦》里贾珍的妻子尤氏是怎样一个人?

《红楼梦》里贾珍的妻子尤氏是怎样一个人?

尤氏是《红楼梦》中宁国府贾珍的妻子。不过她并不是贾珍的原配夫人,而是填房。尤氏没为贾家生下一儿半女。

那么,尤氏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?

一、尤氏身份卑微,在宁国府无足轻重。

贾珍的原配妻子,也就是贾蓉的母亲去世后,贾珍娶了尤氏。在当时来说,有身份有地位人家的女儿,是不会做人家的填房的。这就说明尤氏娘家跟贾家门不当户不对,甚至家道还比较艰难。

再者,尤氏也没有为贾珍生下一男半女,也做不到“母凭子贵”。因此,尤氏在宁国府只是顶着一个“大奶奶”的头衔,实际上地位比较尴尬,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。 甚至作者曹雪芹老先生写管理宁国府事务时,也是“秦氏尤氏”这样的顺序,把秦可卿放前面,这并非无意之笔。

尤氏和王熙凤在贾府的地位应该是基本相当的,但实际上王熙凤在荣国府是一手遮天,呼风唤雨,连宁国府的人也惧她几分。但是尤氏去荣国府以后,连丫鬟们也不好好搭理她。

贾母过生日那天,书中说:“尤氏一径来至园中,只见园中正门与各处角门仍未关,犹吊着各色彩灯,因口头命小丫头叫该班的女人”。

谁知“两个婆子只顾分菜果,又听见是东府里的奶奶,不大在心上”。荣国府这些婆子们,对尤氏的话根本就是置若罔闻。

二、尤氏软弱,极能忍辱负重。

在封建社会,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可以寻花问柳,女人只有忍气吞声。尤氏在这方面尤其突出。

贾珍与儿媳秦可卿的龌龊之事,尤氏开始可能被蒙在鼓里,后来翁媳二人的奸情被丫鬟撞破。尤氏在贾珍的袖管里发现了秦可卿的簪子,叫来秦可卿的丫鬟确认,心里已不平静。尤其是老仆人焦大骂出“爬灰”一词时,尤氏应该更加心知肚明,可是她只是愣愣地发了一会儿呆。

秦可卿后来在天香楼上吊自杀,尤氏也只是在葬礼全程装“胃疼”,并没有只言片语。或许,尤氏心头正扎着一把刀,但是她除了忍,别无他法。

平时尤氏心疼继母娘儿仨,常常接济她们。在公公贾敬死后,尤氏把继母和两个妹妹也接来贾府,帮忙料理后事。

贾珍、贾蓉父子,本来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儿,以前跟尤二姐、尤三姐就有暧昧关系,这回这两个姐妹在这里小住,更是给贾珍、贾蓉这对不要脸的父子提供了可乘之机。尤氏什么不知道?

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,只能忍!在这里就又提起王熙凤来了。王熙凤对丈夫贾琏看得可紧多了。

她把贾琏和鲍二家的捉奸在床后,竟然寻死觅活,闹到了贾母面前。虽然于事无补,但是却跟尤氏的忍辱负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贾敬下葬后,贾珍父子以守孝为名,开始在家里组织官宦子弟练习射箭,打发时光。后来竟然发展成了聚众赌博,而且还有“聚麀之乱”,也就是父子二人与他人有乱伦行为。

尤氏从窗户根下经过时,也只是用手指把窗纸捅破一个小孔,看到里面的情景后,并未声张,而是急急地走开。

后来王熙凤因为贾琏偷娶尤二姐的事来宁国府大闹,尤氏也是任由凤姐撒泼打滚,被凤姐眼泪鼻涕抹了一身,还一个劲地说好话。

这跟之前尤氏所受的委屈比起来,真的都不叫事!难怪尤氏任由凤姐胡闹!

后来,寄养在荣国府的贾珍的亲妹妹惜春,因为她的丫鬟入画在王熙凤带队抄检大观园时出现点小状况,惜春竟然也抱怨嫂子尤氏“管教不严”,还扬言宁国府那边再也不去了,因为她“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”。

惜春说得十分明确:“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,不管你们。

从此以后,你们有事别累我。”这个小姑子够刁蛮!再说了,宁国府名声再烂,也是你亲哥、亲侄子造成的,嫂子清清白白的招谁惹谁了?搁别人试试?才不吃这一套呢!可是尤氏只是一个劲说好话,倒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!

三、尤氏能干,能做到处事不惊。

贾敬作为宁国府的当家人,他不理家事,在道观炼丹修仙。后来,贾敬误食了所谓的“仙丹”,中毒而死。

尤氏听说贾敬的死讯后,虽然贾珍父子和贾琏等都不在家,她未免有些慌张,但却“忙卸了装饰,命人先到玄真观将所有的道士都锁了起来,等大爷来家审问”。

还命人给贾珍“飞马报信”。见天气炎热,掐指算来贾珍最早半月才能到,于是自行主持,请人选了日期入殓,三日后便“开丧破孝”,一面做起了道场来等贾珍。

从这些可以看出,尤氏临危不乱,唱了一出“独艳理亲丧”,她亲自出马,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,急事速办、要事慎办,面面俱到、毫无疏漏。贾珍回来看到尤氏的安排后,也“赞声不绝。”

还有后来阅人无数的贾母让尤氏操持王熙凤的生日宴,也可以看出,尤氏是个办事可靠、有责任心的人。否则,放着荣国府一干女眷不用,犯不上用宁国府的尤氏这个“外人”了。

四、尤氏善良,对弱者极富同情心。

尤氏心善。继母尤老娘和两个妹妹尤二姐、尤三姐,跟尤氏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。但是尤氏在父亲在世时,也一直接济娘家。在父亲死后,尤氏心疼继母娘儿仨无依无靠,更是经常把她们母女三人接到贾府来长住,送钱送物更是经常性的。

再就是尤氏受贾母之托,要“众筹”为王熙凤操办生日宴这件事,也可以看出尤氏是个极富同情心的人。

平儿是王熙凤的陪房丫头,主子过生日,她当然得带头拿钱。尤氏心疼平儿挣得少,当着王熙凤的面把平儿的二两银子给了她。

然后又把贾母的丫鬟鸳鸯、王夫人的丫鬟彩云的也还了,还把周姨娘和赵姨娘的也还了,说:""你们可怜见的,哪里有这些闲钱?凤丫头便知道了,有我应着呢。""周姨娘和赵姨娘平时在贾府没有地位,也深受王熙凤的排挤。但是尤氏却对两位姨娘非常同情,说她们是两个""苦瓠子""。

我们知道,当时姨娘的月例是二两银子,像平儿这些通房丫头,以及鸳鸯这些大丫头,月例就是一两。

让她们拿出二两银子来,就相当于拿出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“工资”来。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尤氏把这些人的钱都还回去了,可见她很体谅弱势人群的疾苦。

纵观全书,我们可能觉得尤氏在宁国府活得很失败。她在家里没有地位,对于贾珍的荒唐她无能为力,也挽救不了两个妹妹的悲惨命运。

但是这也是她寒微的出身决定的,贾府的哪路人马她也不敢得罪。因此,她隐忍,负重前行。

但是,她出色的管理才能又在一些关键时刻,让人不敢小觑。尤其是她对于贾府弱者的同情与怜悯,又让人们为这个活得压抑、无助的女人,在心里点了无数个赞。

尤氏具备了中国传统女性的善良、内敛,又懂得隐忍,无奈所托非人。可惜她生错了时代,在贾府被抄家后,“覆巢无完卵”,她只有苟且偷生,凄凉终老!

如果她有幸生在现代社会,能够嫁与良人相伴,她一定是个贤妻良母,是个好媳妇的典范!

有书君语:一直倡导终生学习的有书君今天给大家送福利了啦。2019年最值的读的52本高分畅销好书,免费领取。从认知思维、情感故事、工具方法,人文社科,多维度承包你一整年的阅读计划。

活动参与方式:私信回复“福利”或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免费领取。限时福利,先到先得哦~

返回顶部